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 媒体江大

新华日报:校园创客,成功还须跨过几重门

发布时间:2017-05-04|浏览次数:

  这是最好的时代,校园是象牙塔,也是一方创业孵化的舞台,情怀、兴趣、理想,思维激荡不经意就会迸发创业的点子。在这场双创浪潮中,有人弄潮,有人被淹没,在热血与冲动过后,如何让“头脑风暴”真正变现,成为越来越多校园创客必须面对的问题。记者近日跟踪采访多组正在打拼中的校园创客,还原他们真实的创业生活。

  创业创意,需要大开“脑洞”

  这个5月,对于南通大学艺术学院“墨趣设绘”公司“四剑客”来说,又将是忙碌的一个月。初夏时节,一个接一个的墙绘项目让他们应接不暇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他们是南通大学艺术学院视觉传达、美术师范、产品设计3个专业的学生,两个女生大三,两个男生大四,因墙绘结识。“95后”女生强丹丹是团队的核心。去年3月,当地社区与南通大学合作搞创业项目,本身就有墙绘经验的4人一拍即合,“既然大家都有创业梦想,不如开公司做墙绘项目,学以致用。”去年5月20日,“墨趣设绘”公司成立。强丹丹告诉记者,“墨趣”二字来源于书法老师的题字,设即为设计,绘是手绘的意思,“设绘”谐音“社会”。“设计和手绘是我们强项,把一个个创意实现,服务社会。”

  江苏大学京江学院热能与动力工程专业毕业生王亚楠的创业“源于一次聊天”。去年毕业后,他无意中结识了电气学院的钟在攀和张高杰。刚刚实习结束的张高杰带来了一个行业内幕:“密室逃脱的智能硬件利润率达80%!”原来,密室逃脱里有各种场景主题,场景里的100多种产品是固定的,只是根据不同主题排列组合。“比如一个记忆灯就是一个产品,它由一个电路板控制,电路板里要写程序。”钟在攀介绍说,“这些东西,自己一个月就能做出来,而且能做得更好。”数月后,王亚楠从吉利技术部辞职,组建艾莱克公司,开发、销售真人密室逃脱智能硬件,经营5个多月,月销售额已突破7万元。

  创意到创业,还有几重门

  从创意到实践再到成功,创业远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,还要跨过资金、经验、市场等几重门。

  “知道创业不易,没想到这么不容易。”跑工商、买器材、找投资、拓市场,重重阻碍让王亚楠措手不及,“所幸学校有创业课程,如何注册等前期准备工作大学时都学过。”去年11月,王亚楠团队击败众多申请者,入驻江苏大学创业孵化基地,5年免租金。在90平方米的办公室内,他们每天工作近14个小时,甚至周末也不休。

  王亚楠为市场犯难,而强丹丹担心的是自身业务掣肘。谈项目、做方案、考察场地,强丹丹说,尽管还没有毕业,工作也只能是课余时间,但他们不希望公司做得“不够专业”。幸运的是,他们得到老师的推荐。通大艺术学院教师陆阳是“墨趣设绘”的指导老师,除了通过人脉给他们介绍客户,还为团队的发展提出建议。“墨趣设绘”在一年内,走遍南通县市区,在叠石桥国际家纺城、海门市区日本料理店、江海龙云国术馆、爱乐艺术中心,都能见到他们的墙绘作品。

  “‘扶上马送一程’,高校就是提供‘马’的。”南通大学党委副书记江应中说,南通大学创业苗圃,为学生创业提供政策咨询、项目开发、风险评估、风投引进、跟踪扶持等指导与服务。在高校要把大学生社会实践与创新创业教育紧密结合,进行有目的、有计划的创新创业培训,锻炼其执行能力,提升综合素质,才能将学业、就业、创业、事业连成一线。

  “创业过程,也是扎根的过程”

  中国人民大学发布《2016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》显示,我国近九成在校大学生曾考虑过创业,近两成拥有强烈的创业意向,近三成大学生有创业经历。尽管并非所有创业都能成功,但即便暂时不成功,也是扎根的过程。

  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弟学妹眼里,王昂是“技术达人”,更是“创业大神”。高考保送、毕业保研,如今在南航自动化学院读博的福建人王昂一直是个“学霸”。“从创意到创新再到创业,这是个量的积累过程。” 2013年,他集合一批志同道合的小伙伴,成立南京凡锤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研发的可叠加式数字水墙产品,可通过手机APP控制,市场反响热烈,成功销往韩国、俄罗斯、澳大利亚等国家。

  但王昂并不满足。“我希望自己研制飞机,解决无人机领域存在的续航时间短的问题,推进行业发展。”他毅然结束公司运营,将资金和团队都投入新型超长航时无人机研发,并引入合伙人成立南京婆娑航空科技有限公司。经过一年左右的研发,去年底,王昂带领团队成功攻克超长航时无人机难题,其自主研制的油电混合供电系统,将电动多旋翼航时由分钟级带入4小时级,成为全球待机时间最长的“产品级”无人机。短短3个月,便签下700多万元的订单。“创业是一件外表光鲜但实际非常辛苦的事情,在几年的创业过程中,支撑我走下来的是对技术的自信,对团队和合伙人的信任。”王昂说。

  “我们每人5000元的初始资金,第一个月就回本了。”从“技术宅”变身“创业客”,王亚楠的“野心”不止于此。“认认真真做密室逃脱智能硬件,年销售过百万不成问题,但这个行业毕竟狭窄。公司的方向,是要做适用于工业控制的图形编程系统,比如用于创客教室或智能家居。”王亚楠说,还有两三个月,这套系统就能完工,他们的目标,是做成规模千万级的公司,将兴趣和技术彻底变现。

  本报记者 付 奇 沈峥嵘

  相关链接:http://xh.xhby.net/mp3/pc/c/201705/04/c317138.html

  文章来源:《新华日报》2017年5月4日第7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