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媒体江大

中国教育报:高数讲究“少一点慢一点”

发布时间:2018-10-29|浏览次数:

“同学们,上堂课我们学了哪些重点?”“德莫干法则”“取整函数……”三言两语的师生对话,汤养的高等数学课堂就这样拉开了序幕。

课堂内外,这位80后女教师判若两人:平时低调少言,工作会议、朋友聚会时,总选择坐在角落里安静地听;而面对学生时,却总有讲不完的话。年近四十的汤养常常口误,把十八九岁的大学生称作“孩子”。正是这种“老母亲”的心态,把学生当作孩子,不厌其烦地教导他们学好数学,这份用心也让汤养成为江苏大学最受大学生欢迎的十大教师之一。

工科生如何学数学

2005年,东北师范大学应用数学专业硕士毕业后,汤养来到江苏大学理学院任教,先后教授“高等数学”“线性代数”“概率论与数理统计”这几门公共基础课程。

数学是一门逻辑性极强的课程,比起其他的课程似乎更枯燥一些、无味一些。在汤养眼中,一长串数学定理的证明包含着无与伦比的精巧和魅力,但非数学专业的理工科学生对此认同度却很低,“学生关注的还是自己的专业,最根本的问题是要让他们明白为什么学高数、怎样学好高数”。

给大一新生上第一堂高数课,汤养一定先讲清楚这两个问题。她喜欢用数学打比方:“数学就像工科学生的双手,你有再好的想法,也要通过它表现出来。”“数学就像无名英雄,不显山露水,作用却无处不在。”“学好微分才能学好积分,学好了一元微积分才能学好多元微积分,学数学讲究一环扣一环,就像在食堂排队打饭,不允许插队。”

很多大学生以为学数学必须靠题海战术,汤养并不赞同,“第一次听说‘刷题’这个说法,还是学生告诉我的,数学是一门重思考和理解的学科,我的主张是数学学习讲究少一点、慢一点、精一点”。

少一点,就是不贪多,不必动辄买上一摞参考书,“太多的辅导书你没有时间也没有这么多的精力去消化,找一本合适的就足够,平时学习要步步为营,打下一个据点就牢固占领一个”。

慢一点,就是不要片面追求看得快,要细嚼慢咽、反复思考,才能深入透彻地理解领会,慢工出细活,不仅锻炼了自学能力和方法,更增强了学习兴趣和信心;华罗庚先生说过,“读书要由薄到厚、由厚到薄”,少、慢的目的就是精一点,了解知识的来龙去脉,提出自己的问题和困惑,书自然由薄到厚,在此基础上,进一步理解,抓住问题的核心,做到由厚到薄。

“数学是为你们的专业课服务的,以后进入专业课学习,遇到一个问题,要先建立模型、求解模型、数值化编程,最后才是模拟实验,回到专业本身。四步中,前三步全部要用到数学知识。”学到专业课时,不少学生都给汤养发来短信表示感谢,“老师,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数学真的很重要”。

个人风格突出

课堂上,汤养语速快、手速也快,不使用PPT而是一手漂亮的板书,也让她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授课风格。

当教师十几年,每当给大一新生讲“高等数学”时,汤养一直使用板书,一边推导,一边讲解,一边观察学生反应,一边调节讲课进度和内容。两节课的时间,往往要写满整整五六面黑板。汤养从不让学生帮忙擦黑板,“分析解题过程写在黑板上,课间可以给学生足够的反应时间、更多回头看的空间,也能给做笔记慢的学生留下时间抄写”。

对所有的数学老师来说,批改作业无疑是工作量大、耗费时间长的一项工作。刚开始汤养每周批改一半学生的作业,另一半只粗略翻阅,一段时间后发现总有学生投机取巧,不认真完成作业。爱较真的她便批改每一份学生作业,一周几百张作业,批改起来往往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“每堂课都是新的内容,预习和复习至少要做一样。”面对学生,汤养总是语重心长、苦口婆心,她提倡如果时间来不及,至少要像看小说一样看一遍课堂笔记,也总是在课堂的前5分钟时间复习上节课的内容。

上课力求不“油腻”

上这么多年课,最怕什么?汤养怕自己讲“油”了,想当然地认为这么简单的知识,学生应该一听就懂。如何变得不“油腻”?她喜欢换一个身份、换一个角度,多站在学生的角度来思考问题,“学生好比一张白纸,对他们而言一切都是崭新的,很多学生习惯性带着中学初等数学的思维考虑问题,要多帮助他们建立大学数学的思维模式”。

每次开课前,汤养都要重新翻阅教案,根据之前的课堂反馈进行及时调整。面对不同专业的学生,汤养讲课的着重点也有不同,流体专业在多元积分会多讲一些,电气专业则在级数部分多花点时间……

汤养也会提前15分钟到班级答疑或者在办公室等学生来问问题,但是她发现主动的学生并不多。于是她就通过线上方式,让学生加她个人QQ或者加入学生群中,学生发现了问题随时随地问,她看到信息就随时随地回答。有时已是深夜,孩子都睡了,她也会悄悄起来到书房。经常是学生拍张照片传过来,汤养拿起笔在草稿纸上写下解题的思路过程,拍给学生看。一来一往间,学生和老师的联系更紧密了,学生信任汤养,常常在自己考研困惑的时候向汤养求助,在自己取得好成绩的时候与汤养一起分享喜悦。

汤养的家人大多都是老师,从小的家庭氛围让她报考的都是师范专业。当了老师后,她发现自己确实喜欢这份职业,每次上完课心情都非常愉悦,放寒暑假的时候甚至会非常想念上课的感觉。

“同学们,听懂了吗?”“听懂了。”每次听到学生在课堂上异口同声的回答时,汤养就特别有成就感:“有这样一份工作,你能从中获得愉悦感、获得感、成就感,就没有理由不乐在其中,也没有理由不为它倾注心血。”

文章来源:《中国教育报》2018年10月29日第8版

文章链接:http://paper.jyb.cn/zgjyb/html/2018-10/29/content_507736.htm?div=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