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媒体江大

江苏新闻广播:大学生微电影《第七年》戳中泪点

发布时间:2017-11-29|浏览次数:

今日(11月29日)下午,2017“江大之梦”微电影展映活动在江苏大学小礼堂举行。其中讲述江苏大学“大眼睛支教团队”的微电影《第七年》,引起了不少师生的共鸣。支教团队在为山区孩子带来外界关心的同时,也带来一个现实问题:一个暑假的支教时间过后,又能给孩子留下多少东西?

“队员是21个人,伙食费是70块钱,这样平均下来一天就是每人三块多钱。”

微电影《第七年》讲述的是江苏大学“大眼睛支教团队”第六届队员们在安徽金寨支教的故事。影片最后,孩子们和大学生们告别的场景,触动了不少观看微电影师生的泪点。短短两个月的时候,大学生志愿者们给山区孩子带来了外界的关心,也带来了一个问题:这种短期支教能给孩子留下什么?

“大眼睛支教团队”第九届队长齐是说,实际上这种短期支教存在争议,一个是两个月不系统的教学实际上不能教给孩子多少知识,第二个是刚刚处出了感情就要分开,是一种感情上的伤害。齐是说,现在大家也意识到第一个争议,并在努力改变:

“以前那些队员觉得去那儿支教就是支教,教授的就是学校里面的语数英,而到我们这儿支教不只是支教,更多的是一种陪伴,一种眼界上的开阔,所以我们的一种表现就是课程上的表现,像辩论,植物课这样的变化。”

当天下午,几名来自大别山山区的孩子也到了微电影展映现场。今年9岁的徐延安说,平时也会想这些大哥哥大姐姐:

记者:大哥哥大姐姐回去之后还和你们联系啊?

徐延安:没有,是我打给他们,有时候。

记者:有时候是你打给他们是吧?

徐延安:嗯,写了一张纸条子,然后不见了。

齐是觉得,第二个争议点,实际上是支教大学生个体的选择,无法用什么规章制度来约束。作为一名支教大学生,他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曾经教过的孩子:

“其实时间短我们是知道的,我们刚和孩子建立起熟悉的关系就要分开,其实是对孩子的二次伤害。拿我为例吧,我和山区那里的孩子一直还保持着联系,每个星期星期天晚上我都会给他们通电话,然后询问一下最近的生活状态、学习情况。然后他们有什么需要的话,我会从网上给他们买一些东西,给他们寄过去。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联系,保持着陪伴。”

虽然这种短期的大学生支教存在着争议,但不影响大学生对这项事业的认同。江苏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周建忠:“我们大眼睛团队每年报名人数很多,有接近一百多人,实际上我们一个小分队就十个人,今年我们拓展到三个小分队,三十个人。”

文章来源:江苏新闻广播2017年11月29日

文章链接:http://news.jstv.com/a/20171129/163149.shtml